文化

父愛的重量

  6月16日是今年的父親節。每當此時,人們都會談起父親的話題。父愛是什么?有人說父愛如山,沉穩而深藏不露,有人說父愛如水,悠長而潤物無聲,而我覺得父親就是默默付出的太陽,即使在烏云密布的日子里,父親不易察覺的愛也會讓我感受到光芒。
  當代著名畫家吳冠中的《父愛之舟》承載了父親對他濃濃的愛。吳冠中說,我從來不缺課,不逃學。讀初小的時候,遇上大雨大雪天,路滑難走,父親便背著我上學,我背著書包伏在他背上,雙手撐起一把結結實實的大黃油布雨傘。他扎緊褲腳,穿一雙深筒釘鞋,將棉袍的下半截撩起扎在腰里,腰里那條極長的粉綠色絲綢汗巾可以圍腰兩三圈,這還是母親出嫁時的陪嫁呢。
  “送我去入學的時候,依舊是那只小船,依舊是姑爹和父親輪換搖船,不過父親不搖櫓的時候,便抓緊時間為我縫補棉被,因我那長期臥床的母親未能給我備齊行裝。我從艙里往外看,父親那彎腰低頭縫補的背影擋住了我的視線。”后來我讀到朱自清先生的《背影》時,這個船艙里的背影便也就分外明顯,永難磨滅了。
  龍應臺在《目送》一書中寫道:博士學位讀完之后,我回臺灣教書。到大學報到第一天,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。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,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。卸下行李之后,他爬回車內,準備回去,明明啟動了引擎,卻又搖下車窗,頭伸出來說:女兒,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,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。我看著他的小貨車小心地倒車,然后噗噗駛出巷口,留下一團黑煙。直到車子轉彎看不見了,我還站在那里,一口皮箱旁。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
  現實生活中,大多數父親都是內斂、不愛表達的,但他們卻又是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。這種向來只求付出不求回報,從來不輕易言說、埋在心底深處的愛,就是戳中人心的父愛。
  貝多芬說,使你的父親感到榮耀的莫過于你以最大的熱誠繼續你的學業,并努力奮發以期成為一個誠實而杰出的男子漢。高爾基說,父愛同母愛一樣的無私,他不求回報;父愛是一種默默無聞,寓于無形之中的一種感情,只有用心的人才能體會。是的,父親是山,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會鼓勵我們挺直脊梁;父親是北斗星,即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里也能指引我找到方向;父愛是茶,歲月平淡,但卻回味甘甜,這就是父愛的重量。
  中國建材報記者:吳躍 責編:張文齋 校對:丁濤 監審:王怡潔

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走势